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手写日记·第贰章  

2013-03-11 18:14:30|  分类: 零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手写日记·第贰章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纯粹书写
(文:Αρηδ)
是做一个狂怒的暴徒呢;
还是做一个暴怒的狂徒呢?
这是个问题。
——火神纪。题记。



  古时候人们用什么写字呢。我记得某个考古节目里发现一些描绘在岩壁上的彩绘,至今几千年依旧还色彩鲜艳。那个时候他们一定不会写什么错别字,因为写字的材料太难得,不只是颜料难得,更难得的是找到一块平整的可供涂抹的岩壁,然后一边写还得一边创造出那些繁杂的象形文字,当你在构思一个前人从不曾给你提供过任何素材的图案并且还得依托于这个图案来表达某种信息的时候,你就不大可能会像我们今天这般如此漫不经心地随意涂抹了。
  再后来,人们就开始在石头上凿,在骨头和龟甲上刻,在竹片上刻,虽说书写的方式不停地进步,但是其记录的速度不管如何提升依旧远远比不上现在。每一种缓慢的记录方式都会经过深力熟虑之后再下刀,所以出现错别字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

  当毛笔替代了坚硬的石头、冰凉的刻刀,写字的速度才有了实质性的提升。然后我们又发明了纸张来代替之前的岩壁、骨头、龟甲、竹片和丝绢,写字的成本才得以大幅度的下降,写字终于成了一种大部分人都开始能够负担的不那么奢侈的劳作。
  古人使用毛笔的书写速度其实已经跟我们现代人运用钢笔或者圆珠笔的能力相当了。然后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些古代书帖上开始有了一些涂发的痕迹了。只有当书写的成本降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时候,人们在写字时才有可能如此漫不经心地随意狂书。毕竟是速度上去了,而手上反应的速度却远没有思维那般迅速,所以我们终究能够以一种不假思索的速度写出了一些个原本也许不应该有的错别字,再然后才产生了种种涂改的痕迹。

  现在想想,可以在纸上随意地书写,写错了就划掉重新开始,甚至把整张纸都撕了重新铺开一张白得耀眼的A4纸重新开始写字……我们能生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其实真的特别幸福。因为我们如此从不曾重视过的这种甚至被我们看成是负担的劳作,在远古时代时其实只有属于最上阶层的巫师们才可能享有的荣耀与特权,在文明的古时候至少也得是贵族阶层才能享受到的;而今,我们全部拥有。
  当我开始这样子去面对我眼前的这本精美的日记本时,以及当我开始以这样的想法来面对我手上的这样钢笔时,我开始对我这种看似漫不经心的涂抹有了一种全新的理解——我所写的这些也许并没有任何意义的文字,哪一个不是几千年来人类不停积累不停追求之后才发展到我现在所拥有的这个模样。

  然后我就有了一种沉重的厚重的感觉,其实我们所有漫不经心的每一个作为,何尝不是如此——没有我们祖先茹毛饮血的千万年的进化与传承,哪有我们今天所有的这一切呢。



  记得小时候刚开始学写字的时候是用铅笔;因为写错了的时候可以用橡皮擦给抹去后重新写。整个小学时代里我特别羡慕那些高年级的学长学姐们,因为他们已经被批准可以用上了圆珠笔写作业了。在那个时代看来,用圆珠笔写作业几乎是已经长大了的一个象征符号,是高年级学生的特权与专权。
  一年级的时候,老师布置的作业总是抄某些什么课文多少多少次,然后我就开始用父亲厂里的复字纸来写作业。我又发现铅笔与复写纸复出来的字颜色差别太大,于是我自作主张地升级了我写作业的装备——复写纸加圆珠笔。结果我只写了一次,立刻就被老师留了堂挨了批评并且罚了抄写。我的读书时代其实都是一个想着如何去偷懒并且不停地与老师作半争的峥嵘时代。

  真正被批准用圆珠笔书写的高年级时代终于来临。我又发现了圆珠笔原来大多有一个出墨不均的毛病,所以在所有人都开始用上圆珠笔的时代里,我光荣而强悍地走进了我的钢笔时代。我买了我的第一枝钢笔,我发现,只要运笔的速度均匀,所写下来的文字也就不再有那些莫名其妙的墨迹点点了。
  再加上,许多的文学家,大凡是那些用笔多的先人们,哪个没有一枝经典的钢笔随身呢;就像古时候的那些剑客们,大多得有宝剑傍身,在行走江湖的时候才不至于还未亮家伙就被人家在气势上先给秒杀了。可以说,钢笔于我,是一个我也许将无法摆脱的文化情结。前阵子我还同朋友说过,女人们流行的东西似乎永远都在变化,而男人们的追求似乎几十年都不曾变过,假如条件允许,男人们依旧还是那个手表、那枝钢笔、那身笔挺的正装以及那个在任何条件下都能打着点烟的火机。

  再后来,我开始迷恋起美工笔那种亦粗亦幼的书写风格。写最粗犷的风格时可以追得上中楷的毛笔,写最纤细的线条时又比最精细的幼楷还要纤细许多;我迷恋这种可以随着心情及内容变化多端的书写工具,一直至今。我几乎已经记不起在我手中用过多少枝钢笔以及美工笔了,可是我一直还有一个愿望,我得拥有一枝顶贵顶贵,并且品质相当强大的足以相伴终身的顶级钢笔,还要有一枝与之相当的美工笔。
  因为我一直在用的都是各个品牌里的低端产品,而我毫不夸张地说,它们都快把我给郁闷死了。划破纸,或者明明储墨器里还有许多墨汁可是写着写着它的笔尖却不出墨了,又或者突然就在笔尖掉出来一大滴墨水来在我的纸上泛出了一大片墨迹来……我一直在想,什么时候我有能力了,我一定得向我心向往之的伟大人们一样,拥有一枝足以供我书写几十年的钢笔来。

  今天,我买了也许我这辈子来最奢侈的一枝钢笔。我在许多的品牌前徘徊不前——派克吧,许多人说它并不适合东方的书写习惯,而且我写过几枝派克笔,似乎都不怎么有感觉;万宝龙、威迪文、高仕似乎又超过我的预算太多太多;有人说,日本的书写一直都是有大量的汉字,所以他们的钢笔相对而言是比较适合东方人的,比如写乐,我本来就对日系品牌没有多大好感,再加上前阵子刚好遇上钓鱼岛事件使我对日系品牌更是倒足了胃口,所以亦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国产品牌中我唯一能接受的也许只有英雄牌的钢笔了,只是我用过许多英雄牌钢笔的惨痛经历让我对其望之却步;至于某些国产品牌却跑到外国去注册一个假洋鬼子品牌,然后包装成进口品牌反攻回国内的诸如公爵、毕加索之类的品牌我选择直接忽视。
  最后我选择的是算不上顶级品牌的德国凌美天阶系列EF笔尖的一款钢笔。首先它算不上是顶级品牌,所以高仿低仿们就都看不大上眼,不会像派克一样满世界都是仿品;其次我还是相当迷信德国工艺,又看了许多对于该笔的评析,感觉似乎还可以;我从全球购找了一家德国直邮的商店买了这枝笔。
  然后我又翻出了这本准备了许久却一直不曾书写过的小日记本,写下了当前的这些文字。

  我用过电脑写字,也用过IPAD写字,可是我总是不喜欢那种书写的感觉。在我还在撰稿的生涯里我离不开的工具们如今让我如此地审美疲劳,我也许会永远都讨厌那种纯粹为了工作而不得不用到的电脑来书写的那种感觉;所以我永远都在怀念这种给钢笔加满了墨水然后拿着笔在纸上书写时听着笔和纸摩擦时发出的这种沙沙的声音,我原来迷恋写字真正迷恋的是这种如此真实而又原始的书写方式带给我的这种类似于快感的书写。
  纵然我知道,用笔写字要比用键盘慢得多也累得多,可是当我们所记录的文字并非是那种工作性质的效率,并且书写量并非是那么大的时候,这种慢慢悠悠的书写方式也许显得更有质感,也更带快感。

  也许书写了之后我还依旧得用键盘把这些文字转化成电子符号才能得以与外界交流,可是我享受这种缓慢的劳作,我享受这种悠然的感觉;所以纵然因为太久没有书写的缘故,我现在的手指酸得几乎已经无法握拳了,可是我依旧感觉到一种久违的快乐。
  今天晚上我受够了商家送给我的蓝色墨水,果然地换成了我所喜欢的黑色墨水。然后我就坐到了书桌前一直书写到了现在。我发现,我其实愿意这样一直写下去。

2013-01-23;凌晨1:32。壬辰龙年癸丑腊月己丑十二。
  评论这张
 
阅读(19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