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手写日记·第叁章  

2013-03-16 19:44:42|  分类: 零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手写日记·第叁章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暴。怒。狂。
(摄影/文:Αρηδ)
  我觉得我被激怒了,被恶狠狠地伤害了;然后,被彻彻底底地激怒了。这两天我总在说——做一个狂怒的暴徒,还是做一个暴怒的狂徒;说的时候,我似乎感觉我多少还有些可选择的余地。然而,这可耻的生活,何时又曾经过我一个选择的机会呢。
  狂怒的暴徒与暴怒的狂徒,这二者到底有多少的区别呢。狂怒更怒呢,还是狂徒更狂呢;“徒”字本身似乎就不怎么带有褒义,而当一个可以被称之为“徒”的人,不管他是一个暴徒还是狂徒;他又陷入了一种可以被称之为“怒”的情绪里,不管是狂怒还是暴怒——这样的一个人铁定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并且一定声名狼籍。

  好在,不管是狂怒的暴徒还是暴怒的狂徒,那似乎是内在的情感困境;外在的形体表象,我似乎显得依旧挺正常的。在情绪上,我渴望是一个狂徒,我渴望是一个暴徒;我渴望狂怒,我渴望暴怒。也许,我至少羡慕或者渴望这样的一种状态;那时候我便不必再掩饰我的所有情感,我能把所有拿在手上的东西全部砸碎,我能把墙推倒,我能指着我极讨厌的人破口大骂,我能做所有我想做的事而不必再去想什么后果。
  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正常地生活,我始终觉得太拘束、太悲哀、太累、太无奈。像一个正常一样吃饭睡觉,见一些我并不想见的人,说一些我并不想说的话,做一些我并不想做的事,思考一些我根本不想去思考的问题……当一个人的生活状态陷入这种困境太久太久,我在想,是不是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类似的情绪开始滋生。
  并且,当你完成了所有你都并不想的所有事情之后;你牺牲所有一切之后所换来的,并不是原本应该属于你的荣耀,你放弃所有的一切所换来的都是别人的荣光,而这些荣光之下是所有的不理解与责备。

  我一直觉得我多少还算是比较有涵养的人,可是当我遭遇了这一切之后,我抓狂地怒吼了。我突然彻底地理解了“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我突然开始怀念起我曾经那段看似潦倒却自由自在的生活状态。
  最近常读佛经,佛经里总告诉我说是因果,因为种下了前因,所有就有了现在的这个果报。只是,何谓因果——谁人种了怎样的前因所以有了现在谁人的果报;我又种了怎样的前因所有才有了现在的这种果报。

  我不信因果。我从来不是一个虔诚的信徒;或者说,我从来都是自己虔诚的信徒。在我狂妄的假想里,我预见过属于我自己的辉煌,我最终将爬上最高的顶峰俯视众生,然后我带着一种悲悯的情感去宽恕他们、她们以及它们。至今,我依旧深信不疑。
  很多年前,我曾是征战沙场的英雄,我骑着飞驰如电乌黑如漆的神驹,我挥舞着我的长枪和大刀,恶狠狠地于千军万马之中斩千余首,然后我被背后的暗箭射杀,死于荒野;马革未裹尸,良人未还,良人未还,哭尽留人泪。是英雄,所以不会有一个平庸恶俗的结局;我爱Αρηδ,我是Αρηδ,我最终像所有不朽的英雄一样轰然倒下。

  称我狂妄吧。
  叫我狂徒吧。
  我是张牙舞爪恶名昭彰的暴徒。

  人生在世,如幻梦泡影;狂徒如何,暴徒又如何。
2013-01-25;壬辰龙年癸丑腊月辛卯十四日。
  评论这张
 
阅读(194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